金刚菩提手串的做旧造假与识别

文玩的做旧,历来有之,而且非常普遍,菩提也不例外。做旧的群体一般有两类人:一类是商家,把做旧的新籽当老籽卖,目的是谋利;另一类是一些高段位的玩家,做旧的目的是彰显,一般在玩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出于对这种玩物的了解,利用一些技术手段,做出老物件的高仿特征,用以自娱或通过欺骗老玩家的眼力来愉悦自己。

为什么说做旧是一些高段位玩家才能做的事情呢?拿金刚的做旧来说,你只有了解了相应年份的着色程度、磨损程度、包浆特点,做出来的东西才像真的。而且,做旧依靠的是多年的积累和摸索,是以多元化的知识和技能为基础的。没有这个基础,做出来的东西就会出现很多难以自圆其说的漏洞,看起来就假了。

做旧的方法有很多种,究其根源,所有的方法都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模拟条件;二是加快进程。

模拟条件是指促成特征形成的条件。比如你想做一张清代某名家的画作,画师的技能是一方面,先得去买清代留下来的宣纸,纸不对,画工再好再像,在行家眼里也是一眼假。我们只能说画工技法很好,但做旧失败。高端的做旧做的就是一个以假乱真。对老物特征模仿的越好越逼真,说明做旧者的水平越高。所以做旧历来都会引发很多老玩家的浓厚兴趣,而不能片面的看成只是用于欺骗而加以唾弃。

加快进程是指加快老气形成的速度。痕迹特征包括磨损、包浆、颜色等。手盘三五年的磨损,用刷子刷1年就有了,用电刷,几分钟就有了。颜色也是,手盘几年出来的,用特殊方法或配方,很短时间就有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上手盘刷一个时期,包浆就有了。当然,还有做包浆的各种方法。不过,机刷做出来的磨损和手盘出来的自然磨损效果是不同的。浆色也是,市场上有不少低端做旧,往往用化学制剂来作色,但与自然浆色相比,不是过于艳丽就是过于生硬。如果我们对自然包浆有比较深刻的感知,是不难区别的。但高端做旧做的是拟真,鉴别起来就需要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了。

具体到金刚的做旧方法,可能是菩提中最广泛、最普遍,花样也是最多的。那么这些做旧的东西,就给我们的鉴别带来很大的困难,也为我们的眼力提出了很大挑战。

早年间听一位老玩家说过这么一句话:“你玩几年,就有几年的眼力。”初时不解,颇为不屑:“难道鉴定瓷器古画的也要活三五百年才能分得出来哪些是做旧,哪些是明清的古物?”后来随着知识和阅历的增长,才认识到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文玩大项的东西有历史,有传承,有记载,它的鉴定方法累计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眼力的智慧并得以传续,而菩提在这方面是比较薄弱的。现在我们对一些老串的理解往往还停留于感觉上,并没有长期延续的公认依据加以支持,所以对于断代就变得非常混乱。一件东西往往会出现众多的说法,那么最切实的判断依据就来源于你自身的了解程度——半年的变化是什么样子?1年的磨损是多大?3年的颜色是怎样?干刷的什么样?手盘的什么样?干手盘的什么样?汗手的什么样?只盘不戴的什么样?只戴不盘的什么样......我们只有通过把玩,把这些功夫做深、做多、做细,眼力才能随之提高。同时,加强相互交流借鉴,形成公认的数据链和证据链,并使其得以延续。只有这样,菩提文化才有可能健康地发展下去,否则,就会陷入无休止地争论中。

下面我们借助实物说一下金刚做旧的简单鉴别。由下图可见,对于它的形制,我们第一眼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这是一条由高桩金刚磨制出来的长鼓珠。从规整度可看出选籽很细心,因为均匀的无齿首要的满足条件是孔正,偏孔在打磨时会造成一侧有齿,一侧平滑无齿的现象。同时,它的规整度非常好,做工很精。表面的同心圆砂痕显示出这是电磨工艺,而非手工,手工打磨的砂痕是比较凌乱的。

无齿金刚出现的时间比较晚,因为以前都崇尚原籽把玩,很少有人玩无齿。无齿最早是挑剩下的废籽加工而成,比如断齿的,细齿的,或齿形不好的籽才用来磨制无齿,有点废物利用的性质,加工完的无齿,这些缺点就被掩盖掉了。2011年以前,对无齿金刚的把玩被认为是不入流的,因为当时普遍认为齿形纹路好的籽不会被用来加工无齿。但无齿的出现让人觉得很新鲜,打磨出来的纹路也很美观,很像古代的甲骨文,所以当时给无齿起了个名字,叫甲骨文金刚。无齿金刚逐渐受到了大众的接受和喜爱,到现在,已并不局限于由废籽磨制了,而逐渐形成了多种形制和批量化的生产。但最早的无齿都以圆珠和扁鼓为主,长桶珠是圆珠以后发展出来的形制。工艺方法和制式说明上图中的金刚时间不会太长,如果在这条珠子上加一个很大的年份,我们直接就可以判假。

301-18.jpg

作色无齿长鼓珠局部细节(北京玩友 光明左使提供)

301-19.jpg

作色无齿长鼓珠,从细节上看,这条是作色非常成功的例子,特征是无生斑,挂色均匀自然,不生硬,拟真度非常好(北京玩友光明左使提供)

301-20.jpg

金刚原籽,做旧过程繁复,需要反复沁色,这是中途生斑未去时的状态(北京玩友光明左使提供)

上图所示的原籽金刚是作色非常成功的例子,特征是无生斑,挂色均匀自然,不生硬,拟真度非常好。通常,一挂原籽金刚玩到这个成色,大致需要一年半到两年左右的时间,但之所以能够判定作色,是因为挂色到这种程度,表面却无自然磨损痕迹(浅砂痕存在,两年的盘玩,表面的浅砂痕应该呈现出钝化迹象甚至消失);另外齿的边缘尖锐,无自然磨损的圆弧状过渡面;还有,一般两年以上的金刚,颜色会逐渐趋于一致,但即便是手串,也能看到轻微色差的存在。这条这么多颗,无色差,颜色太过一致了,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判别的依据,当一条依据并不能形成正确指向的时候,多条依据的组合往往是判假的最终手段。

做旧是一个复杂过程,需要配料液做色。配料液的成分要配比适度,同时还要有很多个步骤,过程控制一旦失误,就会导致效果不理想。上图中的金刚是做旧中途,旁边两颗挂色已经到位,但中间那颗生斑还未做掉时的效果,表面同样无磨损痕迹,但如果这条加以手工盘刷,做出自然磨损效果,那么判别难度就很大了。

总之,做旧的方法有很多,但再高明的做旧方法,跟自然盘玩还是有细微差别的。做旧和鉴别是盾与矛的关系,但考量的都是文玩基本功的扎实程度,以及边缘知识体系的掌控程度,都需要宽阔的知识面和眼界,对细节研究的越深入,眼力才能更敏锐。

相关阅读:金刚菩提手串的挑选、清洗与盘玩

■闻香手串网:沉香手串多少钱,沉香手串价格,紫檀手串价钱,小叶紫檀手串价格,黄花梨手串价钱、鉴别保养专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