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油在线课堂5:CBD主要用途,影响汉麻THC和CBD含量的因素

11、CBD的主要用途有哪些?现有的CBD产品如何使用?

主要用途,作为特效药物主要治疗以下疾病。

(1)用于解除毒瘾,治疗老年痴呆、厌食症与食欲不振、焦虑、关节炎、孤独症、癌症、恶性肿瘤、小儿多动症。

(2)神经衰弱、精神萎靡、癫痫病与羊癫疯、肌肉疼痛、各种炎症与头痛。

(3)情绪失控、晕动病、各种器官硬化、恶心与神经退化。

(4)帕金森症,精神障碍,风湿病,精神分裂,皮肤病。

(5)改善睡眠,缓解压力。

口服使用方法:保健使用剂量,每天1~2次,每次滴5滴人口保持2min, 然后吞咽。

扩展阅读:CBD油微剂量多次使用的好处、步骤与原理

12、影响THC和CBD含量的因素有哪些?

大麻中的THC含量是由大麻的基因(内因) 决定, 并和生长环境(温度、湿度、土壤条件、日照等)(外因)有关。环境会对THC含量产生很大的影响, 季节也会影响THC的含量, 甚至昼夜之间也会有所差异。但整体上相对低THC含量的大麻品种, 其THC含量变化有限。

(1)内因的影响

CBD/THC主要受遗传因子控制, 其分离比例符合孟德尔独立分离规律。乌克兰麻类研究所在20世纪90年代筛选出几个无毒型(或THC含量极低) 工业大麻品系, 通过杂交, 并对其F1 和F2后代的分离进行研究后, 认为THC和CBD的合成是由紧密连锁在一起的独立单基因控制的,而且表现出母系遗传特征。现实中, 大麻中THC和CBD含量有一种间接的比例关系,THC含量低的大麻中往往含有较高水平的CBD, 反之亦然。这一现象可由BD/BT共显性基因原理进行解释。

根据大麻主要化学成分合成途径,可以设想在B位点还有一个等位基因Bc来控制CBC的合成, 尽管已从CBD品系的幼苗中分离出了CBC合成酶, 但至今没有确凿的试验证据来证明Bc等位基因的存在, 而且也没有培育出CBC大麻纯系。因此, CBC生物合成的遗传机理尚不清楚。

生物成因模型认为CBG V的合成受A位点的两个不同等位基因Apr和Ape控制, Apr指导合成带戊基的CBG, 而Ape指导合成带丙基的同系物CBG V。当A位点基因“失效”时, 则大麻植株体内无任何大麻酚类物质合成。自然界中也确实存在不含大麻酚类物质的大麻植株个体。B位点的等位基因B,和B,分别指导将CBG V转化为CBD V和TH CV的酶的合成。B位点的另一个等位基因Bo则编码无功能活性的酶,一旦Bo被激活,大麻植株体内将积累CBG V, 而不产生CBD V和TH CV。

然而, 自然界并没有只含CBD或THC的大麻植株(株系) , 自交多代的CBD(或THC) 纯系, 其CBD(或THC) 含量也只占其体内化学成分总含量的96%~98%,说明B位点上的等位基因对CBD或THC的控制是不完全的, 原因是该等位基因编码的同分异构酶均有将前体物质CBG V转化为其他非主要化学物质的可能。

(2)外因的影响

①环境湿度的影响

THC是一种很黏的疏水性物质, 它不结晶而且不容易挥发。由于植株表面产生的黏性树脂是包含THC在内的多种大麻酚类物质的混合物,因此它们与仙人掌和其他多汁植物的蜡状涂层相似,在干燥环境下起到阻止植株水分散失的作用。

Haney和Kut scheid指出, 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与影响土壤湿度的因素呈相关关系,这些因素包括土壤中泥土或沙子的含量、种植坡度以及与其他植被之间的竞争。某些情况下,植被之间的竞争会导致植株矮小,根系稀少,使得植株生长环境干燥。

对美国堪萨斯州的10个地区进行研究后, Latta和Eaton发现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差别很大, THC含量在0.012%~0.49%, 而且越是在不利于植株生长的环境中THC含量越高, 说明了作物的生长压力会提高THC的含量。他们还发现, 在湿度并不是非常低的条件下生长的大麻植株, 其THC含量与周围其他作物的竞争压力呈正比关系, 他们还推测在干旱的条件下THC含量的差异会随地区差异而变化更大。

0-17.jpg

②温度的影响

温度可能会对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起到决定性作用,但这可能是通过温度对湿度的影响而实现的。Boucher等称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会随着温度(22~32℃)的升高而升高,但并没有考虑

植株在高温下加速蒸发和蒸腾作用而导致水分过度损失的因素。

但也有相反结论, Bazzaz等采用4种热带和温带生态型大麻, 阐述了温度升高时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后来, Braut-Boucher在南非两个品种无性繁殖的研究中得出, 随着品种、性别和产生的化学同系物的不同,温度对生物合成形式的影响更为复杂。很显然,仍需要对温度这个影响因素做进一步的研究。

③土壤营养物质的影响

矿物质的平衡会影响大麻酚类物质的形成。Krejci发现大麻酚类物质含量会随着“恶劣的土壤条件”而增加。Haney和Kutch eid研究了土壤中的K、P、Ca和N浓度对伊利诺斯州生长的大麻的影响, 指出土壤中K的浓度和大麻中THC含量呈反比关系, 而K-P的相互作用、N和Ca的浓度则与它呈正比关系。这些矿物质也会影响CBD、THC和CBN的形成。Kaneshima、Mori和Mizuno阐明了Fe的最佳浓度对生物合成THC的重要性。Latta和Eaton报告称Mg和Fe对THC的形成很重要, 暗示这些矿物质可能是转化酶的辅助因子。Coffman和Gentner也证实了土壤类型和矿物质含量的重要性,发现收割时作物的高度与THC含量之间呈现很明显的反比关系。值得一提的是, Marshman、Yawn ey和Popham指出, 在有机物丰富的土壤中(与人工施肥的土壤相比) , 牙买加大麻中THC的含量很高。

④虫害的影响

曾有人用创伤大麻来提高其树脂产量的做法,这可能是大麻为了对维管破裂造成的脱水的响应。通常情况下,大麻植株的创伤都是由昆虫产生的。大麻的天敌不多,曾经有人将大麻碾碎或提取后作为杀虫剂或驱虫剂。大麻有3种防御机制,即通过非腺状毛状体将植物表面覆盖、释放挥发性萜类物质以及分泌黏性大麻酚类物质。大麻的芳香味道及它产生的萜类物质都能起到驱虫的作用(这些物质包括a-松萜、β-松萜、柠檬油精、类萜和冰片等)。在大麻周围的挥发性气体中,松萜和柠檬油精含量超过75%,但这部分只占精油的7%。和腺状毛状体的密度和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一致,这些萜类物质大多数都是由花序产生的,少部分是由叶子产生的,而且雌株中萜类物质的含量会更高。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纯的大麻酚类物质对昆虫影响方面的研究。Rothschild、Rowen和Fairbairn发现, 富含THC的墨西哥大麻会对虎蛾幼虫和某类蝗虫产生致命的影响。大麻酚类化合物也可以起到纯粹的机械防御作用。穿人叶内的小生物会破坏腺状毛状体分泌的球状树脂并黏在树脂里。即使大型咀嚼型昆虫破坏了这道防线,它还是很难消化这种黏性树脂、钟乳体毛状体以及叶子上已硅化的毛状体。根据昆虫喜爱停留在叶子背面这个特点,就可以推断出表皮的这些特性会对昆虫起到拒食素的作用。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拒食素系统,许多植物,甚至节肢动物采用的都是类似的防御体系,大多分泌和大麻相同的萜类化合物。

⑤植被竞争的影响

萜类化合物也会抑制周围环境中植物的生长。Haney和

Bazzaz推测大麻就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他们甚至推测, 由于年幼的植株上并不能分泌大量的萜类化合物,因此在成熟之前它们对周围植物的竞争能力就没有那么强。在水分充足的生长季节,在与周围植物竞争的过程中大麻会提高THC的含量。因此, 周围植物也是刺激大麻产生化学成分的因素。

⑥细菌和真菌的影响

大麻的酚类物质可以抵御各种微生物。长期以来大家都将大麻制剂作为药品(无精神活性的药品),它对许多传染性疾病的治疗也很有效。已证实大麻的提取物和分离出的大麻酚类物质都具有抗生素的特性。已将CBG和grifo lin(从担子菌类Grifolia conflens提取的抗生素) 在结构和抗菌性方面进行了对比。Ferenc y称大麻籽具有抗生素的特性, 这也可以从侧面解释它为何能越冬生存。大麻籽表面上粘着的树脂以及周围的大麻落叶覆盖物也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

许多影响大麻的真菌病原体包括链孢菌(Alternaria alter at a) 、壳二孢菌(Ascochyta prasad ii) 、葡萄球菌(Botryosphaeria marconi i) 、Cercospora canna bin a和C.Cannabis、镰刀霉尖孢菌素(Fusarium oxysporum) 、Phoma sp.和Phomopsis ganja e等。尽管链孢菌(Alternaria alter at a) 会侵袭伊利诺斯州的大麻并破坏2.8%~45.5%的种子,但这种大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叶斑病。McPartland也证明了THC和CBD对Phomopsis ganja e的抑制作用。但是, de Meijer、vander Kamp和vanE eu wijk研究了大量的大麻基因型, 并没有找到大麻酚类物质与Botrytis之间的关系。真菌的进化可能突破了大麻酚类物质的防线,已证实某些病原体能代谢THC和其他的大麻酚类成分。

⑦紫外辐射的影响

阳光除了使作物进行光合作用外,还包含破坏生物的紫外辐射。这种进化压力显然影响到大麻的某些防御进化,正像皮肤受到紫外照射会产生色素沉着一样,大麻也会产生一定的紫外线化学屏蔽功能。Pate的初步研究表明, 如果大麻处在紫外辐射较强的区域, 那么THC具有的吸收UV-B(波长280~315nm)的特性将使大麻具有进化优势, 使生物合成前体CBD产生大量的THC。Lydon、Tera mura和Coffman已从试验上证明, 产生的THC的量会受到环境UV-B的影响, 而且在高强度紫外辐射下,药物型大麻能产生大量的THC。另外, 暴露在UV-B中时CBD的化学性质不稳定, 而THC和CBC却很稳定。但Brenneis en却证明了THC和CBD对UV-B的吸收性能差别不大, 而CBC的吸收性能要比THC和CBD强得多。或许大麻酚类物质和UV-B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前面所说的那么简单,于是出现了另外两种解释。即使CBD吸收的量与THC相同, 在UV-B充足的地区CBD化合物也会快速地分解, 因此, 大麻中存在的CBD量会减少, 或者说CBD不是一个有效的紫外吸收成分。然而, CBC比THC的UV-B吸收能力大, 而稳定性上比CBD更好, 因此CBC有可能是大麻的紫外屏蔽物质。大量的THC可被解释为在酶控制下的大麻酚类物质生物合成结束时的积聚产物。但是,仍需进一步的研究来解释Lydon的试验结果, 即CBC的增加量为何与UV-B照射增加量不

相当。

⑧生长期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大麻种子不含或极少量含大麻酚类物质,很难检测出。大麻种子的苞片是整个植株中大麻酚类物质含量最高的部位。因此,即使采用有机溶剂仔细清洗仍然会在种子上有残留。种子发芽后的两片子叶上很难被检测出大麻酚类物质。随后出现的真叶,就可以检出大麻酚类物质。一项对泰国种子的研究发现, 真叶中CBD的含量是THC的3倍, 同时在此后的3周时间内,其浓度保持不变。另一个研究显示,土耳其大麻植株中的CBD含量在1周之内从0.07%增长到0.34%, 种子生长后仅有微量的THC; 墨西哥植株的CBD含量在3周时间里从0.02%增长到0.2%, 而THC含量从最初的0.04%迅速增长到0.46%。

从以上测试数据可以得到下面结论。

一是生长初期的植株, 就含有一定量的THC和CBD等大麻酚类物质。

二是大麻酚类物质的含量不随植株的生长而线性增加,通常呈波动性。在一项试验中, 墨西哥雄性植株第13周THC含量从1.6%猛增到第15周的5.6%;在第17周时,又下降到3%。

来源:《工业大麻100问》,作者:张树权,出版社: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 汉麻CBD油资讯网整理。

相关阅读

CBD油在线课堂4: 大麻素的生物合成、工业大麻植株分布规律

CBD油在线课堂3: 大麻改良土壤发展迅猛以及THC和CBD的关联

CBD油在线课堂2: 大麻的起源与遗传分布造纸纺织品材料

毒品大麻与工业大麻的区别,CBD油在线课堂1

tag标签:CBD油   工业大麻   使用方法

■汉麻CBD资讯网:坚决抵制一切中国国内的娱乐性大麻和毒品,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分享更多CBD资讯信息,如作品内容、版权问题,请于30天内与小编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并删除。